党员教育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教育 > 党员风采
蒋先云:头可断的铁血永州男儿
来自: 2021-07-22 09:41

  蒋先云。资料图片

  一

  夏日风吹来的时候,蝉在树枝上不停地鸣叫。一直以来,我们总是被这样的鸣声诱惑。同样诱惑我们驱车前往寻觅其鸣声的是永州新田人蒋先云,他在革命路上的鸣声虽有点仓促,却那么深长。

  蒋先云是永州新田县大坪塘人,是中国共产党早期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著名的工人运动领袖、最具影响力的军事将领。1927年5月29日在北伐临颍战役中壮烈牺牲,时年25岁。

  在大坪塘蒋先云故居门前,我们碰见先到一会儿的村党支部书记蒋先雄。他向我们介绍:“蒋先云有六兄弟,他最小,农历1902年7月14日出生。蒋先云的大哥叫蒋先烈,是辛亥革命领袖孙中山和黄兴的得力助手。蒋先烈大蒋先云17岁,由于蒋先云聪颖活泼,蒋先烈非常喜欢这个满弟弟,一回家,就教他读书,还教育他怎么做人。”

  蒋先云的思想一直受到蒋先烈的熏陶。《三湘英烈传》记载:有一年过春节,蒋先烈从长沙回到大坪塘村陪家人过年,在饭桌上,蒋先烈对蒋先云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革命即将成功,革命成功后,需要大量的人才参加建设。你要入学堂读书,掌握本领,长大后,要做一个对国家、对民族有用的人,成为国家需要的栋梁之才。”少年蒋先云听后,站在凳子上对蒋先烈和家人说:“我一定努力读书,像门前的树一样,长得很高很高。听大哥的话,做一个有出息的人。”蒋先云的话逗得一家人“哈哈”大笑。蒋先烈夹一块肉放到弟弟碗里,鼓励说:“多吃饭和菜,快快长大,好好学习,当一个骑马挎枪走天下的将军。”

  蒋先烈在家里住了几天,回长沙前他对蒋先云说:“摇摇欲坠的清政府,对内镇压人民,对外卖国求荣,割地赔偿,丧权辱国,导致国家处于内忧外患,我放弃了去日本东渡深造的机会,投笔从戎,加入孙中山先生的同盟会。如果我死了,你要继续革命,完成我的遗愿。”蒋先云牵着大哥的手,依依不舍地说:“大哥不会死,我跟大哥干革命。”蒋先烈摸着满弟弟的头说:“要推翻清政府,干我们的事业,就要有抛头颅洒热血的精神,大哥随时准备牺牲自己的生命。如果接到我的死讯,你不要难过,要坚强!”蒋先云含泪点点头,把大哥送了一程又一程。而这一别,竟成了两兄弟的诀别。

  蒋先云牢牢记住大哥的话,在宝合小学发奋读书,每一次考试都是第一名。他经常写信给在保定军校做教官的蒋先烈汇报自己的学业,也萌生要当军人的决心。

  武昌烈士公祠记载了蒋先烈反袁的经历:1913年,孙中山密令蒋先烈到武汉、汉口、汉阳三地组织反袁运动。由于蒋先烈的频繁活动引起了密探注意,他抛头露面的行踪很快被袁世凯的亲信告发,袁世凯借机令人将他逮捕,关押在武汉监狱。黄兴长子黄一欧曾在回忆文章中写道:“蒋先烈被捕后,由于坚守秘密,在监狱受尽了酷刑,睡接通电源的铁板床、戴接通电源的铁镣铐、穿铁靴、双手钉竹签等,受尽了万般折磨,无数次昏死又复苏,但是,他始终坚贞不屈,不泄露任何机密,反动政府大为震怒。袁世凯认为蒋先烈是一块煮不烂的硬石头,下令将他枪杀。”就义前,他在监狱中给蒋先云特别写了封书信:“先云吾弟:余此次奉命至鄂谋事,因行踪泄密,为侦缉所获。吾为国而死,适成吾之志愿矣。”写完信后,托付一个即将出狱的狱友代为捎信至新田大坪塘。12月,蒋先烈英勇就义于武昌郊外,年仅29岁。

  对蒋先云颇有研究的朱厚光在撰写的《蒋先云的故事》里写道:“1913年腊月的一个深夜,马上要过年了,蒋先云做完作业正要睡觉,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蒋先云以为是大哥赶回来过年,去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不认识的青年人,青年人低声问:‘是蒋先烈家吗?’蒋先云点头称是。青年人说:‘我要见蒋先烈的妈妈李金翠。’蒋先云跑进卧室把母亲李金翠叫醒,说外面有人来找。青年人披着一身白雪站在昏暗的灯下,见了李金翠悄悄地说:‘我是先烈的同志和同学,从武汉赶过来的。’李金翠听了,急切地问:‘先烈怎么样?他在什么地方?传闻他被政府抓了?’青年人悲痛地说:‘先烈受孙中山先生指派,在武汉等地开展反对袁世凯的活动,并准备讨伐,由于行踪暴露,被捕了。’李金翠焦急地问:‘他现在如何?’青年人低沉地说:‘早几天,被反动政府杀害在武汉郊外。’李金翠一听蒋先烈被杀害了,一着急就晕倒在地。蒋先云见状,急得直哭着把几个哥哥喊起来,全家人围在一起恸哭到天亮。”

  我们无法还原当时蒋家人悲戚的场景,也无法去触碰1913年腊月夜晚那场纷飞的大雪,只有在这个夏日安静的微风中去解读一位贫苦母亲的伟大,晕厥醒后的李金翠把蒋先云喊到跟前:“你大哥惨死在袁世凯的刀枪下,长大后,一定要给你大哥报仇!”

  青年人从口袋里掏出蒋先烈的遗书说:“先烈死了,他的精神永存天地!”蒋先云接过大哥的遗书,再次悲从心起。

  二

  衡阳:七十二峰连绵起伏,碧湘千里浩浩荡荡,古往今来,无数风云人物魂牵梦绕流连忘返。昔日的湖南三师西校区内绿树成荫,一棵棵香樟似云盖天,平添了古老的幽韵。

  从原三师校门沿学雅路步行100米,我们来到“三师旧址陈列馆”。

  默默地站在蒋先云烈士雕像前,我们明白,这位湘南第一个党组织的成员在此见证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我们还在“三师旧址陈列馆”蒋先云25岁的照片前肃立,静听历史回音里这位革命者当年激情岁月的豪迈。

  1918年夏,衡阳湘江,雁声阵阵,白浪滔天,帆船点点。

  蒋先云和同学们畅游在湘江的碧波中,他对同学们说:“我们要敢于搏激流,锻炼自我的体魄。”游累了,蒋先云便和同学们躺在沙滩上谈论天下大事,有好思者把这种谈论天下大事的聚会称为“沙子会。”蒋先云听了,受到了很大启发,跳起来说:“我们为何不能正式成立一个什么会?”

  有人附和说:“我们天天在沙子上谈事,就叫‘沙子会’。”

  蒋先云稍微一思考说:“行,我们对外称‘沙子会’,对内叫‘学友互助会’,我们学友要相互帮助,志同道合。”

  蒋和生,蒋先云之孙,2012年5月编纂出版《天之骄子—蒋先云光辉的一生》,他对记者说:“‘沙子会’正式成立后,会员发展很快,形成了整个三师以及三中、女三师、三甲工、成章中学和道南中学等学校的‘沙子会’,分会达8个之多。各校进步学生以分会为单位,秘密集会,开展活动。内容从原来的相互帮助为主,转为学习新文化、新思想,讨论社会、历史、时政等问题。并制定了‘三不主义’即不抽烟、不喝酒、不谈女人。为了更好地团结学友,积极开展活动,蒋先云创办了《嶷麓警钟》月刊,并担任主编,提倡科学,倡导白话文,批判文言文,宣传新文化运动。”

  新田县党史办副主任邓国福在接受采访时对记者说:“为了办好《嶷麓警钟》,蒋先云如饥似渴地阅读新杂志、新报刊,如《新青年》《晨报》《平民周报》《进化》《国民》《新潮》《每周评论》等,在接触中,他初步认识到只有马克思主义适合中国国情。在读了李大钊、陈独秀、毛泽东等人在《新青年》发表介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文章后,更加坚信唯有马克思列宁主义才能救中国。‘五四运动’前夕,蒋先云在《嶷麓警钟》上发表文章,开始积极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

  在蒋先云烈士纪念馆,蒋和生指着陈列柜中的一份发黄的《嶷麓警钟》介绍:“1918年8月,毛泽东在《湘江评论》发表《民众的大联合》一文,指出‘我们起而一呼,奸人就要站起来发抖,就要舍命地飞跑。我们要知道别国的同胞,是通常用这种方法,求到他们的利益。我们应起而仿效,我们应进行我们的大联合!’蒋先云阅读了毛泽东的文章后,立即响应,连夜赶写了《帝国主义的末日快到了》发表在《嶷麓警钟》上,鼓动广大工人联合起来,受尽压迫的全国人民站起来,打倒帝国主义,推翻一切反动势力。呼吁全世界人民联合起来,帝国主义就要崩溃!文章发表后,获得了青年学生的一致好评。蒋先云此文与毛泽东的文章遥相呼应,在当时产生了很大反响,本期《嶷麓警钟》供不应求,一时洛阳纸贵。”

  在位于衡阳江东粤汉马路1号的湘南学联陈列馆旧址,我们凝心静听到来自《湘南学联资料汇编》中的激情之音: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湖南第三师范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1919年,伟大的“五四”运动使三师一部分进步教员和同学从黑暗中看到了挽救中国危亡应该走的光明大路。进步教员蒋啸青、屈子健和学生蒋先云、贺恕、黄静源、黄谦信等欢迎着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到来。他们从报纸上看到北京学生起来打倒卖国贼曹汝霖、章宗样,反对巴黎和会屈辱中国的条件,莫不同情愤慨,写信声援。“五四”后,紧接着“六三”运动,把革命推向了新的发展阶段,全国大中城市纷纷罢工罢课。这时,衡阳中等学校除三师外,还有三女师范、省立三中、三甲工、衡阳县中,私立成章、道南、新民、大同等中学响应全国学联号召,发起组织湘南学生联合会,推派代表于1919年10月在三师召开会议,推举三师学生蒋先云、黄静源,及三中李汉藩,三甲工夏明翰等为湘南学联筹备员,并推蒋先云、夏明翰为正副主席。此后,湘南青年学生踊跃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走上革命道路。蒋先云就读的三师为发韧地。

  湘南学联纪念馆研究员贺兴武对记者说:1919年,蒋先云与夏明翰、何宝珍、曾志等人在衡阳发起成立了“湘南学生联合会”,在何叔衡的指导下,带领进步学生掀起反帝反封建的群众性革命运动;与夏明翰共同领导、组织湘南24县学生举行罢课运动,并同师生们一道集会游行,到街头演讲,散发传单;经手起草反对卖国的“二十一条”宣言,倡导抵制日货,喊出了“誓死争回青岛”“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等口号。接着,蒋先云又联络衡阳各界人士,成立衡阳国货维持会,带领学生到街上和湘南各县演讲,查禁日货。

  衡阳市南正街泰和祥洋百货店日货较多,蒋先云得知后,带领黄静源等10多位学生来到百货店,进去一看,却没有发现日货。蒋先云说:“店子里面没有,不等于仓库里没有,我们去仓库检查。”在仓库里,蒋先云发现整个仓库都是日货。蒋先云问伙计:“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老板呢?”

  伙计回答:“我们老板到长沙进货去了。”

  这时,黄静源从仓库里面的一间房子抓出来一个人,说:“这家伙躲在小房子里,他就是老板。”

  蒋先云走到老板面前,质问:“日本人侵略我们中国,你卖日货,就是帮助日本人打中国人,这是卖国行为。你们都是靠老百姓养活的,为什么要帮助日本人侵略自己的国家?我们要全部烧毁这些日货。”

  夜幕降临,声势浩大的“焚毁日货大会”举行,学生和市民自发地将日货集中起来烧毁。蒋先云带头点燃第一把火,顿时,火光冲天,将黑压压的夜空照得通亮。男女学生手握小旗子,围绕燃烧的日货,在蒋先云的带领下唱起歌来:“小小日本,实在可恨,霸占我青岛。同胞们,齐行动,快把日货烧。”

  焚烧日货的第二天,蒋先云发动码头工人、搬运工人采取联合行动,抵制偷运日货,关闭了偷运日货最大的戴生昌轮船公司,一时间,衡阳街头,日货敛迹,国货畅销。1920年春,以湘南学联为基础,蒋先云组织学生和爱国人士参加毛泽东和何叔衡领导的“驱张(张敬尧)运动”,并筹集资金,撰写文章,办驱张刊物,受到毛泽东和何叔衡的赞赏。是年夏天,蒋先云等创办“三师新书报贩卖部”,从北京等地购进《共产党宣言》《新青年》等进步书刊,销售给进步师生,还与进步教员屈子健等人组织“星期日讲演会”,分赴各学校介绍俄国十月革命,宣传马克思主义,揭露中国社会时弊,启迪和鼓励学生思考,研究中国社会现状问题。

  三

  我们多么希望能回到100年前的湘江边,去感受那个时代里的激情,去认识青年时期的毛泽东,感悟那段奋斗的热血及风华正茂!

  1921年10月20日的衡阳,碧空如洗,湘江上,纤夫粗犷沉闷的号子在上空回荡。蒋先云、黄静源、贺恕身穿干净的学生服站在码头上不停地眺望江面,他们在这里等候半个多时辰了,等候从北而来的帆船。被等候的人叫毛泽东。1921年7月23日,以新民学会代表的身份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后,毛泽东回到长沙创建了中国共产党湖南支部,随后又在支部的基础上建立了中共湘区委员会,毛泽东担任书记。自从在《新青年》杂志上读到毛泽东的文章后,蒋先云对毛泽东格外崇敬,因此,他迫不及待地等待在这里想早点一睹崇拜者的风采和魅力。

  一条帆船由北缓缓划来,一位二十八九岁、身穿蓝布对襟衫的瘦高青年站在船头,与之并立的是一位二十出头、工人打扮的小伙子。船快到码头,小伙子一眼认出了蒋先云,大声喊道:“先云、静源,我是夏明翰,我陪毛润之先生来衡阳了。”

  蒋先云闻言,连忙摇手示意,三人大声喊道:“润之先生,我们仰慕你很久了。”

  在夏明翰的陪同下毛泽东下了船,在码头逐一与蒋先云、黄静源、贺恕握手,毛泽东歉意又不失幽默地说:“让你们三人等久了,龙王爷和风婆婆不卖力,抱歉抱歉。”夏明翰解释说:“润之先生本来要坐第一班船来的,因为自修大学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只好赶第二班船到衡阳。”1920年秋,夏明翰反叛封建家庭,在何叔衡的帮助下来到长沙,在通俗报馆、文化书社从事售书工作,认识了操湘潭口音的毛泽东。毛泽东、何叔衡非常器重夏明翰的才干,有意培养他成为一名无产阶级的先锋战士。这次夏明翰是陪毛泽东前来考察衡阳建党工作的,以此开展蓬蓬勃勃的工人运动。

  在介绍蒋先云时,毛泽东用湘潭话说:“你就是蒋先云?蒋先烈是你大哥?”

  蒋先云回答说:“大哥在我10岁时就牺牲了,他在就义前还给我写了封信,鼓励我长大后继续干革命。”

  毛泽东叹口气道:“先烈已成先烈,是我们共产党人学习的典范。他是为了救国救民而献出自己年轻生命的,他牺牲的时候,只有29岁,和我现在的年龄相仿。他未完成的事业,需要我们共产党人继续完成,我们要永远学习他舍生忘死的精神!”紧接着,毛泽东问蒋先云:“‘心社’和‘长沙文化书社衡阳分社贩卖支部’的工作开展得如何?”

  蒋先云答道:“润之先生放心,我们每一项工作都有专人负责,销售量比早两个月有所提升。”

  毛泽东说:“‘心社’以改造自己和社会为宗旨的主题很好,牺牲个人小利益,谋求群众大幸福。你们提出的观点明确,既准确又具体。”

  蒋先云说:“‘心社’成立后,我们经常组织小分队背起背包,带着三角旗,走出校门,奔赴厂矿、农村进行调查研究,有不少的收获。”

  毛泽东赞扬蒋先云:“你为五一国际劳动节起草的《告劳动者》我看了,散发到全国各地,有很大的影响力。”

  衡阳文史专家蒋薛在《夏明翰》一书中写道:毛泽东在蒋先云、夏明翰等人的陪同下来到三师,并在三师的操场上作了讲话。毛泽东登上主席台,向大家挥手致意,然后,在旁边的黑板上写下了“社会主义”四个大字。他说:“蒋先云同学说,三师,以及其他一些学校,许多学生对社会现状不满,希望改造社会,并服务改造,这很好啊。今天诸位来到操场上,就已经开始了对社会的改造。首先,我想问问,你们心目中被改造的社会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台下鸦雀无声,无人能答。

  毛泽东微微一笑说:“我们要确定把社会进行改造,就要有这种奋斗的理想,有了理想,才能坚如磐石。在我的思想里,最好的、最正确的理想是什么呢?”毛泽东卖了一个关子,见台下依然鸦雀无声,把大手一挥说:“上面我说的,就是社会主义理想!”讲话结束后,毛泽东勉励同学们坚信革命的理想,团结更多人为社会主义而奋斗。

  晚上,毛泽东与蒋先云等人来到东山庙临江阁,传达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情况。毛泽东说:“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使中国出现一个完全新式的、以实现共产主义为目的的、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行动指南的、统一的工人阶级政党。从他成立的那一刻开始,中国历史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毛泽东的话让蒋先云非常兴奋,毅然提出加入党的组织。不久,夏曦成为蒋先云的入党介绍人。

  关于蒋先云入党的时间,中共湘区委员会旧址陈列馆支部书记郑辉雄为我们描绘了当时蒋先云等人入党时的情景:

  1921年11月,蒋先云、夏明翰、黄静源、贺恕四人来到长沙清水塘毛泽东住地。这是一座砖木结构的三开间平房,因门前有两口池塘,池水明亮清澈,故名清水塘,曾为中共湘区委员会秘密驻址。在这里,毛泽东谋划并指挥了一系列罢工运动,如著名的安源煤矿工人大罢工、粤汉铁路工人大罢工、水口山工人大罢工等。蒋先云等人是接何叔衡通知前来举行入党仪式和填表的,为了不引起怀疑,毛泽东的夫人杨开慧负责放哨,她戴一副墨镜坐在樟树下织毛衣,只要有情况她就摘掉墨镜,拿竹竿打樟树上的叶子,向屋内的人发出暗号。在左侧后房,何叔衡将表格分给四人,让他们如实填写,填写完毕后,再分别进入厢房接受毛泽东的谈话,何叔衡在一边记录。蒋先云是第一个谈话的。毛泽东问:“你是否确信财产共有制的原理是真理?”蒋先云答道:“我确信财产共有制的原理是真理!”毛泽东问:“你的理想是什么?”蒋先云答:“我的理想是实现社会主义。”“你是否认为有必要成立一个强而有力的组织,以便早日实现这一理想?你是否愿意加入这个组织?”毛泽东问。“我愿意加入这个组织,永不后悔!”“你是否愿意承担义务,始终不渝地以言行传播财产共有制的原理?并促进社会主义理想在中国得到实现?”“我愿意。”“你是否甘心情愿服从组织的决议?”“坚决服从组织决议!”毛泽东严肃地说:“请你向我许下诺言作为保证。”蒋先云举起右手握拳,庄严宣誓:“蒋先云以生命为保证,永远忠于中国共产党,绝不叛党!”

  清水塘东面的山坡上,劲松挺拔,而屋内一个劲松般的人从此后屹立成一棵承受风雨雷电袭击的劲松,他把红色信仰刻在骨子里,让绝对忠诚变成燃烧的火炬燎原神州大地。

  第一次北伐政治部工作人员合影(前排右二蒋先云)。资料图片

  四

  水口山铅矿地处湘江之滨,南倚巍巍龙王山,北临滔滔舂陵河,特殊的地理位置使之得以吞湘江水色、纳湘南灵秀、揽衡岳风光。当地人说,水口山这每一个如画一样的地方都是分量很重的故事。

  “在黑暗的矿井里,一群衣衫褴褛的矿工们正奋力拖拽着装满矿石的编筐。”这是一张旧照片,我们凝视着百年前的矿工。纪念馆讲解员陈月给我们讲述着当年矿工们的悲惨命运:“1896年,官办水口山铅锌矿局成立,开采、冶炼铅锌铜和稀贵金属。守着‘宝山’,矿工们每日工作十几个小时却在残酷的剥削和压迫中仅能裹腹。若发生矿难,矿局赔付的钱只够置办一副薄木棺材。反抗,一定要反抗!矿工们在黑暗中不断地寻找光明的火种。”陈月缓缓而沉重地说:1918年到1920年,水口山矿工进行了几次罢工斗争,但因缺乏组织领导,被矿局威慑、分化,均以失败告终。

  常宁市委党校原副校长滕健是当地的历史和地名专家,关于水口山工人大罢工的来龙去脉,他说:1922年9月,安源路矿工人罢工胜利的消息传到水口山后,工人们欣然要求党组织派人前来领导工人运动。11月,中共湘区执行委员会派蒋先云、谢怀德等到水口山铅锌矿领导工人运动,并建立党的组织和工人俱乐部。出发前,毛泽东指示蒋先云:“要加强工人的团结,工人团结得越紧,敌人越害怕。”蒋先云等人抵达后立即着手建立党小组,发展钳工刘东轩为共产党员,筹备工人俱乐部。1922年11月27日,“湖南水口山工人俱乐部”在康家戏台正式成立,前来俱乐部报名的人络绎不绝,不到两日达到了3000多人,铅矿大部分工人参加了俱乐部。12月5日,俱乐部发布罢工宣言:“米也贵了,布也贵了,百物都贵了,只有我们的工钱还是照前一样……我们要救命,不得不罢工”。俱乐部将4条权益细化成18项条件。蒋先云、刘东轩肩负着工人的重托,与矿局谈判,表明不达目的绝不开工的决心。

  原《常宁日报》编辑部主任、文史专家封志良说:“水口山工人大罢工开始后,工人俱乐部就发出了请求各界援助的传单,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湖南分部和北京总部也及时发出要求各工团予以大力援助的通告,安源、唐山等地的工人俱乐部还从经济上给予水口山工人以有力的援助,工人还获得了赵恒惕军阀政府炮兵连士兵张贴布告声明‘决不干涉工人’的支持,全国各工会、教育界、新闻界纷纷声援,极大地鼓舞了工人们的士气。经过23天的激烈斗争,迫使矿局全部答应工人俱乐部所提出的条件,从而获得了最终胜利,把湘区工运推向最高潮。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主任邓中夏曾评论:‘中国矿山虽多,唯有全部组织的,只有江西之安源及湖南之水口山二处,而水口山铅锌矿罢工,其雄壮不亚于安源。’”封志良说:“这次罢工斗争,还争取了矿警,孤立了少数反动头目。庆祝会矿警及第三混成旅独立炮兵连全部到会场庆贺。”

  

  黄埔军校是一座四进院子,俗称走马楼,楼均为二层,楼梯较窄,仅能容两人并排紧靠而上。遥想当年,多少热血男儿在此群英荟萃,在上世纪的中国大地演绎一出出信仰不同、壮怀激烈的实景战争!师生对决、同窗鏖战,使人感慨联翩。

  在黄埔军校纪念馆的留言簿上,我们看到这么一段话:“黄埔军校是孙中山先生在中国共产党和苏联的积极支持和帮助下创办的,是第一次国共合作的产物。作为中国现代历史上第一所培养革命干部的新型军事政治学校,其影响之深远,作用之巨大,名声之显赫,都是始料不及的。”

  在黄埔军校显赫的名声中,蒋先云这个名字被共和国历史深深铭记。

  新田县党史办副主任邓国福说:“蒋先云是毛泽东在衡阳最早发展入党的党员之一,不满20岁就参与发动领导水口山矿区工人运动。在安源大罢工时,蒋先云曾是毛泽东、李立三、刘少奇的得力助手。”

  1924年3月,黄埔军校在湖南秘密招生,蒋先云、郭一予等18名初试合格的考生在长沙分散搭乘火车、轮船到汉口,再搭轮船到上海找毛泽东。蒋先云、郭一予等将湖南党组织选送的军校一期生的名单和公函一起交给毛泽东。毛泽东仔细瞧着名单叮嘱道:“这次复试考生人数很多,凭考试成绩取录。算术、代数、几何、三角、理化都要考。”蒋先云等人边听边紧张地皱起眉头。毛泽东起身把他们送出屋时,又鼓励几句:“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不要怕,争取临场发挥好。我会随时给你们打听消息的。”几天后,毛泽东得到了复试录取名单,湖南18人只取了蒋先云等8名。毛泽东把旅费和证明书分发给8位考生,让他们到广州参加全国总复试。

  曾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副主任,当时负责筹建军校和招生工作的张申府在后来回忆:“军校招生简章在报上登出之后,来自全国各地的报名学生十分踊跃。录取揭榜时,共产党员蒋先云名列第一。”

  蒋和生深情地说:“蒋先云在填写调查表时都写着由毛泽东介绍、推荐入黄埔军校。蒋先云在黄埔军校影响很大,第一期学生中的左权、徐向前、周士第、许光达等受蒋先云影响先后选择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校期间,蒋先云不仅学习革命理论,还研读古今兵法,非常刻苦,在学校组织的考试科目中,不论是学科还是术科,都惊人地位居第一,被廖仲恺称为‘军校中最可造就的人才’。”

  工作在中国军事科学院的任振杰著文称:蒋先云到黄埔不久,有一位三师的同学从湖南到广州要找一个大学读书。蒋先云却介绍这位同学见周恩来,进了黄埔军校政治训练班。蒋先云对这位同学说:“我们当学生时就闹革命,现在还不抓枪杆子更待何时?要知道,有了枪杆子,就什么也不怕了!”蒋先云还极力宣扬毛泽东关于“枪杆子”的思想,他给湖南一位友人的信中指出:革命者岂能任人鱼肉,任人宰割。宜速号召工农,拿起梭镖扛起枪,打出个无产阶级天下来。

  1924年秋,蒋先云在军校聆听了周恩来所作的《军队中的政治工作》《武力与民众》 等演讲,更加坚信毛泽东关于党只有抓武装,才能取得革命彻底胜利的理论。蒋先云对“枪杆子”的进一步认识,还是在1925年的“五卅”运动遭到血腥镇压后,6月23日,广州7万多学生、工人、军人开始举行援助上海工人的盛大游行示威。蒋先云率领黄埔学生军第2团的3个连队加入了游行队伍。当队伍经过由沙基南面通往沙面的桥旁时,沙面英军士兵竞向我手无寸铁的群众进行疯狂地扫射和炮轰。蒋先云事后回忆:“我是23日沙基惨案最后一个离开帝国主义者虎口的一个,同时亦是被他们机关枪下面射击万幸而不死的一个。惨杀的经过,身受目睹。”当晚,他彻夜未眠,奋笔疾书,写出了《二十三日沙基惨案报告》,血的事实进一步坚定了蒋先云的认识!有了枪杆子,就什么也不怕!

  1924年11月,蒋先云以同期第一名的成绩圆满地结束了在黄埔军校的学习,成为第一位被提名留校的毕业生,分配到由周恩来任主任的政治部担任秘书。蒋先云不甘于只在政治上有所作为,他还要驰骋疆场,到战场上去冲锋陷阵,发挥自己的军事才能。随后,国民革命军的东征给了蒋先云大显身手的机会。

  

  东征阵亡烈士纪念碑位于广东省惠州市城区桥西北门渡口所在左侧的五眼桥,为纪念东征军在攻克惠州城战斗中牺牲的241名官兵而建。我们在此摘录了这样一段:1925年10月,国民革命军举行第二次东征,蒋先云任东征军第3师第7团党代表。这一次,尽管东征军的实力比第一次东征时要强大得多,但在攻打陈炯明老巢惠州时,部队却连连受挫,惠州城久攻不下。蒋先云闻讯,立即在第7团内组织了以“青军会”会员为骨干的敢死队,冒着枪林弹雨,用云梯组织强行登城。蒋先云左手举着盒子枪,右手挥着指挥刀,身先士卒与顽敌展开肉搏战。战斗中,蒋先云身上多处被刺伤,血流不止,但他仍坚持指挥战斗,直至第7团首先攻进惠州城。此次战斗蒋先云赢得了“青年军人楷模”的称号。惠州一战,东征军歼灭了陈炯明精锐的守城部队,在前线指挥的蒋介石亲眼目睹了蒋先云奋勇当先、出生入死地指挥部队浴血杀敌的一幕。战斗结束后,蒋介石抚摸着蒋先云伤痕累累的身体,感慨万千地说:“昔日赵子龙,一身都是胆;今日蒋先云,满身都是伤!”由于蒋先云出色的政治才能,兼具优秀的军事才能,不久,当选为中国国民党黄埔军校第四届特别党部执行委员。

  1926年1月,24岁的蒋先云参加了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4月,蒋介石许以高官,再三诱令蒋先云退出共产党。蒋先云毅然答道:“我是共产党员,永做共产党员,坚决退出国民党!头可断,而共产党籍不可牺牲!” 蒋介石听后,愤怒离去。后来周恩来回忆说:“当时,我们已经暴露了党员退出国民党和第一师的有250多人,其中,蒋介石最得意的学生蒋先云同志,他第一个声明退出国民党。”

  蒋先云虽然极受蒋介石青睐,也是黄埔同学中提拔擢升最快的一个,但后来却与蒋介石越走越远。蒋先云离开了黄埔军校,根据中共广东区委的安排,先到毛泽东主办的农民运动讲习所和李富春负责的国民党中央政治讲习班讲课。几天后,蒋先云收到蒋介石一封言词十分诚恳的信,蒋介石在信中说:“不论你退出共产党也好、不退出共产党也好,都希望你回到吾身边工作,吾现时部务之繁杂,宜得精明之辅佐,吾身边不能没有你。”蒋先云看罢蒋介石的信,直接到农民运动讲习所征求毛泽东的意见,毛泽东通过分析时局,劝说蒋先云回到蒋介石身边工作。蒋介石知道蒋先云脾气很拗,担心蒋先云不回军校,又特意找广东区委委员长陈延年打招呼,陈延年又与中共区委常委、军委书记周恩来商量,两人都认为,蒋先云以共产党员的身份回到蒋介石那里工作,一是可以加强两党联系,二是可以了解更多的情况,于是商议由周恩来找蒋先云详谈。

  1926年4月22日,蒋先云服从组织安排,回到蒋介石身边任军校本部机要秘书,仍领少将军衔。

  

  站在武昌南湖看风云际会,一丝流云无声地诉说着历经百年的记忆。耳边,远了的誓言铮铮有力,既是历史、也是未来,初心永恒。

  1927年夏,背叛革命的蒋介石,在帝国主义支持下与各地封建军阀相勾结,对武汉革命政府采取了外部封锁、内部破坏的手段,革命处于紧急阶段。为了打破反革命的包围,扩大革命根据地,武汉革命政府决定举行第二次北伐,向盘踞在北方的奉系军阀张作霖进攻。4月18日,武汉革命政府在武昌南湖举行了第二次北伐誓师大会。这时,蒋先云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第11军26师77团党代表兼团长。这个团的士兵多是新募的,为了对新编的官兵进行训练,蒋先云着重以阶级教育启发战士的觉悟,并且以自己的模范行动影响大家。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全团面貌一新,官兵们怀着为革命而效死的决心开赴前线。出发前的1927年5月7日,他向全团指挥员发出公开信,鼓励全团官兵发扬勇敢战斗、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他在信中指出:自称革命是不够的,革命者是必要从工作上去表示他的努力。尤其是在困苦艰难之中,枪林弹雨之下,更要能表示他能忍耐牺牲的精神,否则不是一个真实的革命者。

  队伍出发了,蒋先云率领全团辞别来车站送行的蔡和森、彭湃、夏明翰等人,离开武汉,开赴河南前线。26师归张发奎统一指挥,张发奎很不看好蒋先云,把他排在行军的后方,担任一些警戒任务。5月中旬,逍遥镇之役受挫,张发奎急调26师增援,77团是先头部队,80里路一夜赶到,敌人见势全线溃退。张发奎大感意外,逢人便说“蒋先云不得了”。

  时任北伐军第11军26师代理师长吴仲禧1981年写文回忆蒋先云:“战斗打响后,敌人的炮火不断落在在外场待命的第77团附近,但蒋先云很沉着,他到村外观察判断敌人的重炮阵地就在我方右翼的前方,就对我说:‘不摧毁敌人的重炮阵地,我军正面的进攻就不能成功,应当建议张总指挥派我们从右翼出击,包抄敌人的炮兵阵地。’我很赞成他的意见,就打电话到总部请示,张发奎很快就同意了这个建议,并下令着26师77团蒋先云部立即从右翼出击,直趋辛庄,抄敌之左翼。接到命令后,全团官兵连夜轻装出发,以急行军的速度向辛庄跑步前进。5月28日拂晓,77团到达距辛庄六七百米时,与敌前哨部队接火,接着,敌辛庄的步兵、炮兵齐开火,77团受阻于一片平坦的麦田前。蒋先云开始疏散队形自己领先向敌军逼近,但由于毫无地形地物掩护,伤亡颇大,蒋先云也足部受伤,师部令他下火线但蒋先云坚持不下火线,说‘我不捉住张学良不下火线’。辛庄敌人又陆续得到一些增援,如果时间拖长将更对我不利,蒋先云就果断地发起冲锋。”29日上午8时,蒋先云率领1营、2营及机枪连、侦察队冲出掩体,逼近敌军第二道防线。蒋先云此时左脚被子弹打穿,但他拒绝救护,令卫兵牵来马,他骑上马背便挥舞军刀向前线疾弛。敌人的山炮密密地轰过来,蒋先云连人带马被轰倒在地,他又中了一弹,坐在地上喊:“我已受伤,你们要死战勿退!”蒋先云拄着一支步枪,在两名士兵的护卫下重新跨上战马,继续向前线冲锋,最后倒在了敌人的炮火下而英勇牺牲。

网站声明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主办:中共永州市委组织部  承办:中共永州市委组织部党员教育中心  湘ICP备14003970号-1 湘公网安备 43110302000211号  技术支持:开普云